登陆

温顺善待这个国际,别对陌生人恶语相加

admin 2019-11-20 192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

原创: 桌子先生

1

我们好像是看着雪莉一步一步走向死亡的。

最开始是指责她没有团魂,不应该退出f(x)这个组温顺善待这个国际,别对陌生人恶语相加合。

后来只要她再出来发歌,哪怕不是她的个人单曲,都会引来一大波的嘲讽。



雪莉接受采访的时候说:“恶评像流不干的小溪,源源不断地出来。”

“雪莉肯定是缺钱花了,才出来嘚瑟”。

她录烤鳗鱼的视频,自己给鳗鱼配了音“啊啊,救救我”,视频虽然只有短短30秒,但她却被人喷得体无完肤。

网友骂她是刽子手,是凶手,太残暴了。

她发了断头娃娃的照片到网络上,网友看到娃娃是断头断手断脚的,又是一阵喷。

她被骂变态,上了当时的热搜新闻。

她谈了一个男朋友,年龄比自己大了十几岁,可是网友似乎不太看好这段感情,只要是她男朋友出镜,就冷嘲热讽。

甚至她男朋友写的歌,歌词不好尺度过大,旋律不好,都要骂到雪莉头上。

可能是被骂多了,雪莉开始变得麻木了,她的照片也开始变得有点不正常。

她在家里开party,放了一些“放肆”的图片到网上。



网友的抨击不但没有断绝,反而汹涌而来,恶评如潮,甚至有人叫她去日本做AV演员。

雪莉在后来接受采访的时候,非常落寞地说,因为自己上传照片的行为,导致了自己的身边的朋友都遭到了恶评攻击,感觉非常对不起朋友,希望大家不要用有色眼镜来看待她。

可是她的乞求和希望没有得到网友的谅解,反而变本加厉,又是惹来一波怒骂。

她的许多没有穿内衣的照片传回了中国。


又是惹来中国网友的一顿臭骂。



中韩两国的网友,似乎把骂雪莉已经成了一件政治正确的事情,只要雪莉发照片,就成了他们的狂欢。


后来的雪莉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。

直播的时候,不断地剪自己的头发:

吃葡萄的时候,眼神空洞,似乎已经变成了没有知觉的动物,不断把葡萄往自己的嘴巴里面塞。

直播的时候,用嘴巴吃着手指,眼神特别无助和怯懦,她一言不发,一直保持这个姿势有十几分钟。

粉丝问她怎么了,她不做任何回应。

她说自己常常感觉很恐慌,似乎一直有人在盯着自己。

节目或者直播的时候,外面一点点的风吹草动,都会让她惊恐万分,她害怕别人迫害自己。

有人说她病了,可能得了很严重的抑郁症。

可是那些喷子们依然没有放过她,说她是一个烂到了心里的公众人物,根本不可能得抑郁症。


而这个答案,竟然在以人群文化素质高而著称的知乎上获得了9千多点赞。

她最后的一条ins,是一张失声痛哭的脸庞。

她的最后一次直播,对着镜头目光呆滞地夹头发,可是因为穿着依然被骂得体无完肤。

她是在骂声中去世的,在家里用一根绳子结束了自己的生命,被发现死亡的时候,全网一片愕然。韩国媒体说,她每发一张图片都有人骂她是荡妇,她的死亡原因和网络暴力有很大的关系。

雪崩的时候,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。

那些骂她荡妇的人,那些不断在她身上投石的人,与她的死亡都脱不了干系。

2

她不是没有想过要反抗,她也曾经在遭受网络暴力之后,勇敢地站出来。

在《恶评之夜》上,节目组把网络上对她的恶评都记录下来,在节目录制时拿给她看,她就站在温顺善待这个国际,别对陌生人恶语相加台上,读那些素昧谋面的陌生人对她释放的恶意。

“雪莉认可最棒的代表作是Instagram吗?”

“雪莉是鲤鱼相(爱博关注。)”

“今天去算八字,说是和雪莉一模一样呢,去哪说都觉得丢人,想重生,妈的,我这人生完蛋了吧。”

“吸毒的话不是会瞳孔扩张吗?一看她的瞳孔就是吸毒者!”

“为了拉仇恨而产生的不穿胸罩行为,就是炫乳。”

对于这种种恶评,雪莉都在节目里一一做出小兵传奇了回应。

可是,即使她奋力反抗,依然逃脱不了那个深深的黑洞,那一个让她痛苦的泥沼总是如影随形。

雪莉的经纪人说,她得了很严重的抑郁症。

她并不是没有向大众发出求救信号。

被骂之后,她不断在节目上哀求,请求大家多疼疼她:

她发鳗鱼被火烤的图片,可是没人知道,她就是那一条备受煎熬,不断在挣扎的鳗鱼。

她发娃娃断手断脚的照片,可是没有人知道,其实她就是那一个被摧残的娃娃。

人们拿着她的图片意淫,不断骂荡妇的时候,可是没人关心她手腕上的伤疤。

她那些异乎寻常的举动中,都藏着她真正想说的那一句“救救我”。

这个世界曾经对她漫天恶意,可是她依然拿出自己最柔软的心来对待别人。

在当时辱骂她的人里,有一个人用词极其恶毒,雪莉就把他挑了出来,找了律师准备起诉他。

可是后来,雪莉发现他是一个名校的大学生,一旦被她成功起诉,势必会在档案里留下不光彩的一笔。

于是,善良的她最后选择了不温顺善待这个国际,别对陌生人恶语相加计较。

一个月前,她已经到了病入膏肓的程度了,可是依然向这个世界发出一丝丝善意。

她手写的那一封信,看哭了无数依然爱着她的人。

在她死后,大批的媒体记者涌入她所在的公寓,人们纷纷开始关心她,找出她生前的作品,找出她舞蹈的合集不断播放。

人们似乎变得很在意她的一举一动,这让人不寒而栗。

生前都在骂,死后都在夸,这可真是一个扭曲的世界。

“当你死去,全世界突然变得爱你”

“当你死去,全世界突然变得关心你”

这是一种何等的心酸?

3

还记得雪莉刚出道没多久的时候,曾经跟着组合来过《快乐大本营》。

当时玩一个游戏输了,何老师非常和善地跟她说,只要你撒个娇让观众同意,就可以再玩一次游戏。

雪莉举起拳头对观众撒娇,现场一度被攻陷,于是她又被允许玩一次游戏,那时她笑得才是真的美,笑容感染了现场的人,大家都在跟着她一块儿笑。

那个时候,她是真的开怀在笑。

有些人说她是一手好牌打得稀烂,可没人温顺善待这个国际,别对陌生人恶语相加想到,她把一手的牌全扔了。

她用决绝的举动告诉世界:我不想陪你们玩了,再见吧。

犹记得当年雪莉如同小公主般的模样,被好几个知名男明星围在中间,众星捧月,开心地吹着蛋糕上的蜡烛。

当初的她,绝对不会想到自己会是这样的结局。

我有朋友说,听到雪莉死亡的消息,她忍不住情绪失控,泪流满面。

因为她在雪莉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,而她也正在面临雪莉经受的痛苦。

不知怎么,我突然想到了鲁迅笔下的那个祥林嫂。

祥林嫂的儿子被狼叼走,吃掉了内脏,人们感觉新奇,每次都要她来说这个故事。

起初听的人觉得新鲜,听完了还安慰她一两句,到了后来,大家开始厌烦了她,便开始对她恶语相向。

感受到周围的恶意之后,祥林嫂也曾听信别人的劝告,用自己两年的工资买了一个门槛,捐到庙里来“赎罪”。但这样的举动并没有给她任何实质性的帮助。被人排挤,加之被雇主赶出门外,祥林嫂渐渐就失去了神智。鲁迅曾经用这样的词组形容她:“连悲哀的神色也没有了,只有那眼珠间或一轮温顺善待这个国际,别对陌生人恶语相加,还可以表示她是一个活物”。

她的精神是麻木的,目光长时间呆滞。

后来她变成了一个乞丐,在外面乞讨,最后在一场大风雪中,被冻死。即使最后她死去,人们也觉得她的死和自己没有丝毫关系。

那个把她赶出家门的鲁四老爷骂她是一个“谬种”,原因是“不早不迟,偏偏要在过年的这个时候”。

更加可悲的是,那些与祥林嫂处于相同命运的短工们,表情也极为冷淡。“怎么死的?——还不是穷死的?”她的死,又成温顺善待这个国际,别对陌生人恶语相加为了他们茶余饭后的重要谈资。

看客们的世界,仿佛永远意识不到正是自己给他人的死递了凶器。

作家丁玲说,“祥林嫂是非死不可的”,因为人们不断在往她身上累积怨恨,不断把她用来消遣,不断把她推向深渊。其实雪莉也是如此,雪莉行为不断异常,而人们的谩骂和消遣,不断把她推向另一个极端。

她已经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。

别人只以为她是压力太大,精神失控才选择了自杀,却没有人想过,是谁把她一步步逼到了这样的境地。

很喜欢雪莉这样的一张照片,漫天星光,而她也是真正在享受自己内心的平和。

如果可以,我真想把那些光芒都洒向她。

只希望另一个世界,能给她想要的自由。

原创: 桌子先生
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微信二维码
不容错过
Powered By Z-BlogPHP